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师徒缘】我眼中的法界师父(二)——传利  

2018-03-31 11:21:18|  分类: 弟子心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师徒缘】我眼中的法界师父(二)——传利 - 妙用禅师 -

 师父的棒呵

说真话,济南最初几天,我不是十分认可师父的,除了觉得师父年轻以外,总看师父和其他的佛家师父不一样,师他不墨守陈规,没有陈规陋习,没有任何框框。行吃坐卧,根本看不出是一个出家人,他很自在,很消遥,很快乐。大概是修完法第二天,一个济南在家的佛弟子,请师父出门会见客人,师父从来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进的。这次整整去了一下午,傍晚师父才回来,我心里嘀咕,说不上师父和谁约会去了。没想到,心里就这么一闪念,师父竟然抓住了,说我心邪,疑心重。我见师父那深邃的眼光,深不可测。知道师父在琢磨我,怎么收拾我。第二天晚上,师父开始收拾我了。他把我心里想的,不敢说的话,通通给掏了出来,然后批的我面红耳赤,要是有一个地缝,我都想钻进去,批的我无地自容,而我不得不心服口服。

人往往很奇怪的,如果一个人,总是甜言蜜语说你好,你会警觉这个人,是不是别有用心。可是有一个人,能知道你心里想什么,棒棒打中你的要害,你会觉得这个人是你的知音,英雄识英雄,会从心底往外服他,不是有这样的一句话,知己难求吗?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这一顿棒呵,把我彻底给打醒了。从这一刻开始,我才算对师父服了气,开始用心去服侍师父,去观察师父。也许是心的转变,我开始发现师父的许多优点。师父慈悲呵护传洋,向父亲般的关怀和体贴,那种关怀和担负令我感动,在师父的眼里,弟子没有远近亲疏,没有好坏分别,他就象一只鸡妈妈,呵护着一群小鸡仔,那一个他都不放心,他都关心爱护着。

我还发现师父很有智慧,师父的智慧,首先表现在领导才能上,我们这群全国各地来的散沙,师父居然很有水准地,把我们凝聚在了一起。他有一套独特的治理人的办法,用老百姓的话来说是“策略”。我还发现,师父很有用人的手段,他熟知我们每一个人的脾气秉性,甚至连谁和谁比较亲近,谁和谁比较投缘,师父都看的一清二楚。该用什么人出场,师父准给他一个比较合适的角色。每天师父把大小事,都安排的妥妥当当。开头我当这是婆婆妈妈小事,后来我才明白这小事中,蕴涵着大智慧。

这次来济南,听说传笑师兄也来济南,我还真犹豫了,一连多少天没去买车票。于是师父打发雪老师找我,这才打消了我的顾虑,坚定了我来济南的决心。如果师父错派另一个人来,我大概都不会来济南了,因为师父知道,我敬重雪老师,只要是雪老师开口,我一定会去的。师父通晓人事关系,能很准确地,把握天时,地利,人和,把易经中的许多理论,融通到现实生活中。把人与人之间,那种很微妙关系,处理的妥妥当当。我背地里说师父,是一个很懂得“权术”的,很会“利用人”的师父。

师父除了善于处理,人与人之间微妙关系之外,对徒弟,也总是恩威并重。该用棒呵的时候,师父下棒狠、准、猛,直呵的你下不来台,打得你心服口服。我管这个大棒,叫做“呵醒棒”。其实不光我,还有其他师兄弟,也挨过师父的大棒。有时师父也会好言好语相劝,苦口婆心的开导,犹如一位婆婆妈妈的老父亲。就拿我来说吧,我比较喜欢穿时尚一点的衣服,在济南时,我一穿上这类型的衣服,师父马上在那边和颜悦色地说:“不要穿了,你不适合穿这件衣服,赶快去换一件吧。”神态就像一位爱管闲事的老父亲。开始我心里很不舒服,连爹妈都没管过我穿衣戴帽,师父婆婆妈妈的,凭什么操这份心。转念一想,师父师父吗?不就象父亲一样吗?也只能忍了。现在,我拿出以前穿过的时尚衣服,连我自己都觉得脸红,心里纳闷,奇怪,当时我是怎么想的呢?怎么就能把这样的衣服穿出去呢?师父说的没错,我真的不适合那类型的衣服,我不得不佩服师父,在衣着方面的独到眼光。

虽然和师父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但是我从师父身上,学到了许多处理日常生活中的,一些聪明智慧。也学到了怎么做人,怎么生活,怎样去修行,怎么做一个合格的修行人。我这才明白,师父是一个不显山,不露水的高人,在师父面前,我这颗心是裸露的。我想什么,做什么,师父他心知肚明。我越来越感觉师父,象一个老父亲,有着对儿女操不完的心。

大明湖遇奇

眼看修完法后,我和儿子就要离开济南回家了,回家以后,能不能在佛法中留下来,还是一个未知数。师父深知我心里想什么,知道我这飘忽不定的心,不晓得最后要停靠在那个码头上。临走前一天是星期六。雪诗老师兴高采烈地提议,要带我和儿子去大明湖玩一玩,儿子一听去大明湖很高兴,我自然同意了。
 
师父,雪诗老师等我们一行数人,来到大明湖,这里真美,阳光明媚,湖光涟艳,景色独特,鸟语花香,格外诱人。我们坐在湖中导游船上,随着导游甜美的声音,漫无目标的在湖水里游荡,导游告诉我们,前面就是真武大帝的庙宇了。雪诗老师问师父,去不去拜真武大帝啊?师父说;下船,我们去拜祭真武大帝。儿子因腿不方便,留在了船上,我们一行人跟随师父往大殿走去。

突然雪诗老师感觉一股能量重重地压了下来,于是问师父有没有感觉?师说还无感觉。又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师父收住了脚步,对我们说:快停一下,他们来迎接我们了,说着师父站在那里,神色庄严地打了几个大手印。

我四处一看,奇怪,并没有师父所说的,什么人来迎接我们,雪诗老师悄悄地告诉我,是天界中的人,是隐态的,我们看不见,他们一定是来欢迎师父的。

这话我半信半疑。要说信吧,并没见到人来,要说不信,我知道雪诗老师的话可信,在我心里雪诗老师不是一般的人。当时我们在济南修法的时候,买来几盆鲜花,其中一盆不知道为什么,蔫巴的快要死了,怎么给她浇水,都无济于事,急的我一头大汗。雪诗老师把那盆快要死的花,端到阳台,不知道她和那盆花,嘀嘀咕咕地说了些什么,大概十多分钟的时间,那盆花又生机勃勃了,我佩服得不得了。可是今天毕竟这件事太离谱了,太难让人理解了。

我正在狐疑不定,突然飘来一股浓烈的海腥味,仿佛我们置身在大海边,这味道,不光我闻到了,我们几个人全都闻到了。大家惊呀地喊起来;是哪里来的海腥味?

 我茫然地问雪诗老师;这大明湖,是湖水?还是海水呀?雪诗老师说:大明湖,怎么会是海水呢?济南不靠近海,我们这里离海远着呢。我不解地说;可是这浓浓的海腥味是从那里来的呀?雪诗老师说:我也不知道呀,这大明湖,我来过不止一次了,我也是今天第一次闻到海腥味呢!师父笑着说;这是他们用这海腥味来通知我们,他们来迎接我们了。啊!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一会我们又折回船上。上了船我马上把闻到海腥味的事情,一股脑地告诉儿子,那个导游小姐,听我们说闻到了海腥味,把头摇的向拨浪鼓,还愣说那是我们的错觉。正说话间,突然那股强烈的,浓浓的海腥味,又一次飘来了,这一次是那个导游小姐,和儿子一起喊了起来,呀!还真是海腥味!这海腥味真大呀!导游小姐惊奇地说;“我在这做导游好几年了,还是第一次在湖水中,闻到大海的味道,这太神奇呀,太不可思议了,看来这船上一定有高人呀。”我们把目光一下子都投向了师父。此时的师父,正静静地眺望着湖心岛。一副若有所思,若有所想的样子。

以后的日子里,我越来越感觉师父象一个老父亲,越来越喜欢师父了,越来越依赖师父了。和师父离别的日子里,突然我心里十分的疼痛,象刀割的一样疼。就象离别的是我的至亲,疼的我,在车站跪在那里抱着师父不放手,痛哭流泪。

第二次修法

别了师父之后,我和儿子顺利的回到了家。下了火车,还没进家门,脸没洗,饭没吃,儿子就让我带他,去寺庙拜佛,儿子这脾气和我一样,急性子。儿子说他现在特别向往佛堂。嘱咐我一定要尽快,在家里建立一个小佛堂。那天我带着儿子在寺庙大堂里,整整呆了一上午。

很快家里的小佛堂建立起来了,第一次修法,我和儿子尝到了甜头。回来儿子迫不及待,要求我和他一起修法念佛。于是我给师父发短信,说了我们的想法。很快师父来短信鼓励我们,“大胆的修,不要害怕,我的心和你们在一起。佛菩萨会保佑你们,一切都会顺利的!”并讲了一些注意事项。我和儿子因为什么都不懂,反而什么都不怕,不知道修法是千难万险的一件事。

在济南,看师父领我们修法,顺利,圆满,轻松就修了法。短短的时间,让我们每个人,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还以为修法,是一件极容易的事情。只要照葫芦画瓢,师父怎么做,我们照搬过来就行了。其实我和儿子,法想太简单了,太自以为事,也太轻敌,太浮躁了。事实上,修法容易,但保证道场平安,不受魔的干扰,能让修法人平安圆满,却很难。这需要有一位法力极高的上师,压住道场,镇住魔才可以。难怪越大的法会,越需要德高望重的长者,上师来护法,这是有一定道理的。表面上看,师父的一招一式我们接到手了,可是师父内在的法力,佛力,定力我们却没办法得到。  

儿子确实聪明,别看在济南时他还在生病,可是师父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从开头到结尾,学的是惟妙惟肖,没有一点漏洞。我对儿子赞不绝口,儿子很得意地对我说:“其实修法没什么难的,前前后后,师父不也是这样做的吗?稍稍用点心就成了”。我忙讨好地附和儿子“那是!那是!”

可是后来在修法的过程中,才知道我们的想法,是大错特错了,修法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没有能量,没有法力,外在噱头学得再像,也无法压住道场,镇不住邪魔,镇不住自己那颗不安分的心,就会被魔控制,做出许多离谱的事来,最终受害的是自己。俗话说,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这是指象师父这样的高人。我和儿子没有道行,没有修行,不要说魔高一尺,就是魔高一寸,都没办法来应付,只能被魔玩弄在股掌之中。那才叫惨透了。
 
师父说的没错,诸佛菩萨确实慈悲地保佑了我们,首先是药师佛显现了浓浓的药味,让我和儿子惊喜不已。接下来儿子发高烧40度不退,虽然持续多日高烧不退,可儿子头脑清醒,口不干,脸不红,表面上根本看不出,是一个高烧40度的病人。师父短信鼓励我们说:“不要害怕高烧,这是一次难得的好病的机会,如果能高烧到42度以上,病就彻底好了,他的基因就会得到全面的改善。”当时我和儿子刚刚走进佛门,还缺少修为,缺少定力,缺少心力。根本无法抵抗魔的干扰,结果在关键的时刻,儿子心态失衡,因烦我念佛的声音不好听,把我撵出佛堂,不再和我一起念佛了,一时母子之间出现了争执。一个好端端的修法气氛被破坏了,可惜呀,由于心没控制好,而失去了一次彻底好病的机会。我一来气,给师父去信息,告了儿子一状。

师父来信批评了我和儿子。这时候我和儿子,才如梦方醒,后悔不迭。现在想想,修法中,出现这一心态问题,决不是偶然的,有魔的干扰,也有我们自己没修心的后果。当时的这颗心,五蕴六尘,样样不少,带着这样一颗心来修法,如何能抵挡住魔,不被魔障住才怪呢?当时我和儿子,就是这样稀里糊涂,看不清,辨不明,是非曲直,完全在魔的控制之下。好在师父,及时唤醒了我和儿子,及时纠正了我们的心态,等十天修完法的时候,儿子高烧退了。可惜没烧到42度,如果当时儿子和我能稳住心态,不轻敌,不自大,不生气,心态平稳,娘俩和和气气万众一心,魔没有可乘之机,也不会失去一次,好病的机会了。后来一想起这件事,我和儿子就后悔不迭!

业障上了师的身

这次修法之后不久,儿子就开始吐血了,我忧虑儿子的病,不断给师父汇报儿子的病情。师父总是安慰我说:“不要紧的,这是佛菩萨在给他消业力,虽然你们失去了一次瞬间好病的机会,以后还会有机会的,现在也只能慢慢地,等待好病了,等待机缘成熟了。只要你们好好的修法念佛,有一个良好的心态,这病迟早一定会好的。”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师父开始默默地为儿子,担业担病了。一次,如慧师兄告诉我,师父为了给传洋担业力,在大连病倒了。我一听心里酸酸的,不是滋味,和儿子一说,儿子嘱咐我,以后不要把他的病,告诉师父了,师父是有重任在身的人,师父可不能生病。从那以后我不敢对师父,说儿子的病情了,可是师父心如明镜。后来,我才知道,师父他还是一直,默默地为传洋担业力。

就这样儿子病了一年,这病仿佛被儿子承包了,病和他捆绑到一起了,甩都甩不掉。师父收下儿子这样一个弟子,算是倒了大霉,不但引来了业障鬼子进了村,还把业障鬼子引上了身,整整缠磨了师父一年。师父整个人从胖变瘦,从白变黑,死里逃生,起缘仅仅是因为一个业障徒弟。即便是这样,师父关心呵护病徒弟的心,从来没有改变过。

现在想想,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儿子病了一年,师父也病了一年,师徒两个人,都是死里逃生。仿佛商量好了似的,一起生病,一起渡鬼门关,怎么会有这样的巧事?以师父的身体,师父的法力,怎么会生一年的病?这病分明是为传洋而生,这鬼门关是为传洋而闯。师父呀,师父,儿子不过是一个业障鬼子,您都舍不得放手,您的心太善良,太慈悲了,是菩萨心肠。我们能遇到您,是我们的福气,儿子能遇到您这位上师,是他三生有幸。我和传洋欠您老人家的,不止是一份情,而是一条命呀。

去年九月份,师父来大庆看望传洋,见到师父,我吓了一跳,短短个把月,师父就变得黑瘦黑瘦的,我都快认不出来了。和七月份在济南,见到那个白白胖胖的师父相比,简直判若两人。心里一酸,眼泪止不哗哗地往下掉。心想,这都是因为收了传洋这么一个病徒弟,才会把师父折腾成这样。

(未完待续)

传利
                    2008年5月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