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找到了自己的上师——传歌  

2009-06-06 01:40:49|  分类: 弟子心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114下午,送师父去济南遥墙机场的路上,路边中国二建公司的广告牌映入我们的眼帘:财智交融,基业长青。看到这个广告后,师父意味深长地说:这个和我们修行人的理念是相通的。你们仔细思考琢磨一下,把自己的体悟写出来,也算是对07年一年修行的总结吧。

说实话,师父交下这个任务后,我一直在思考,可是总觉得题目太大,无从写起。说起修行,真的很惭愧,我其实只能说是个修行的门外汉。这几年来,虽然理上的东西明白了不少,但真的在实际操作时,才觉得自己什么也不懂。但细细思考这一年的收获,最大的收获当属找到了自己修行路上的上师——释法界法师。一位真正具格的引路人。一年来,在师父的引领下,自己对人生有了前所未有的体验,对生命的认识也不再是平面的,而变成了立体的,多个面向的。整个世界在我的面前一下子变成了多彩多姿的万花筒,我们置身于宇宙多层次生灵中,与他们共同演绎着宇宙不老的神话。

 

找到了自己的上师

 

我深知,对于一位修行者来说,必须要找到一位具格的上师来引导自己走过漫长的修行之路。可是要找到自己的上师却并非易事。

网上初识师父

说起寻找上师的过程,颇为有趣。

我这个人从小就有点不服输的精神,遇到问题总喜欢自己去解决,很少会向人求助,说得难听一点是有点自大。20047月,我开始对探索内在的奥秘产生了强烈的兴趣,在这个过程中,由于自己古今中外的书看了许多,自认为明白了许多的道理,而且也一直在一个小群体中充当着老师的角色,并为此而沾沾自喜。那个时候,我从未曾想过自己还会去拜谁为师。

可是随着内在探索的深入,困惑也越来越多。这个时候,我才觉得也许是该为自己寻找一位外在的师父了。

于是我就学着一些书中教的冥想的方法,心中不断呼唤自己的根本上师的出现。这期间,因缘巧合,也接触了几位藏地的师父。还在聊天室中,接触了一位九华山的师父,但由于种种原因,都没有太深的交往,终与自己无缘。

和释法界师父的认识也属偶然。06年下半年,我们几个网上朋友在一个聊天室举行读书活动。11月份的一天,一位同修告诉我,有位师父要借用我们的聊天室讲佛法,你觉得如何?我说反正都是一种人生的探索,而且我们对佛法也是门外汉,正好借此机会补充一下佛法知识,也不错。于是法界师父就到了这个聊天室,与大家见了面。记得师父讲的第一个经是金刚经。

在师父讲金刚经的第二天,我父亲忽然告别了人世。父亲的去世,给我带来了很深的震动,我以前从没有思考过人死后的问题,更没有想到,我可以为去世的亲人做点什么,或者活着的人还能为逝者提供什么样的帮助。而这方面的事情,在我接触的其他的修行方法中并没有这方面的教导,而佛法中对此,却提供了详细的方法。从某种意义上讲,就是为了能帮上父亲,我才虚下心来,要认真了解一下佛法了。

由于回家处理父亲的后事,师父讲的金刚经并没有听到多少。不过说实话,当时并没有把这个师父放在眼中的。即使没有父亲的去世,估计我也听不进去多少。记得当时在师父讲经之余,故意和朋友们在聊天室发表自己的高见,一是想看看这个师父的水平高低,同时也是借此炫耀一下自己。面对不知天高地厚的我们,为了引领迷途的孩子回家,师父耐心地陪着我们一起玩,并不时地恭维我们几句:从你们的交流中看,你们至少都达到初果罗汉的以上的水平了!还经常会说,你们这些大菩萨要抓紧修啊,到时候成就了,别忘了拉我一把啊!听了师父这些话,心里很是受用,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现在想来,师父就是师父,他就是这样一步步把我这个玩劣的心高气傲的孩子引上了真正的修行之途。

初次见到师父

时间就在我在网上耍着嘴皮子,享受着虚荣的满足中流走,转眼就到了07年的4月份。机缘成熟了,师父接受了我们的邀请来到了山东。

423,师父从上海坐飞机到济南遥墙机场。可儿和她的同事去机场接回了师父。此前,在网上听师父的声音有些苍老,感觉应当是个四五十岁的老师父。虽然后来看过师父的照片,但还是无法和我面前见到的师父对应起来:20多岁的样子,一个小包挂在肩上,洒脱而自在。两个美女美眉在后面提着大箱小包,吭哧吭哧地上了楼。师父微笑着进了家。这和我心目中的出家人形象简直太不相称了!心中当下对这个师父升起了一种不信任的感觉:也太年轻了吧!

接下来的几天,师父带着修法,也讲一些修行的道理,但我心中却一直有种抵触,不愿意和这位师父做更深入的交流,更没有拜他为师的想法。在这期间,师父提起皈依的事,但我以自己不想随便皈依而拒绝拜师。五一期间,师父决定去东营孤岛,本来我也没事,答应陪师父一起过去,可是临出发前,我又犹豫起来了。但最后在师父的“强迫”下,我才免强去了孤岛。在孤岛,师父为几位新皈依的弟子举行皈依仪式,大家都随着仪式礼拜磕头,而唯独我,直直地站在那儿,冷眼旁观着,后来再看那段的录像镜头时,甚为当时自己的做法感到滑稽可笑。

假期结束了,我和可儿从孤岛返回了济南。师父留在孤岛,继续带领大家修行。回来以后,我心中就没有清静过,一直在挣扎着:他就是我要找的上师吗?我心中不断地反问着自己,如果说不是吧,可为什么这个问题会困扰我?如果是吧,可我为什么不愿意接受他?如果这位师父真的是我的上师,我可不想就此错过。经过几天痛苦的挣扎,师父也该从孤岛返回济南了,此时,我知道必须做出决定了。在反复思考无果的情况下,我决定暂时先接受,只有接受了,融进去,才能明白他到底是不是我的上师。其实在此前,我也一直在劝别人,面对一件烦恼的事情时,只有接受,才能明白其中原委,然后穿越放下。其实接受意味着自己从局外人的角度进入了角色,只有进入角色才能体会出其中的滋味。

就在我做出这个决定后,心中一下子轻松了。据送师父来济南的如慧姐说,当时师父在回济南的车上就感觉到我摇摆的心定了下来。当自己的心定了下来后,也就开始感受到了奇迹的流动。一种加持力源源不断地流经于我全身,特别在接到师父,在饭店吃饭时,那种加持力尤为强烈,我的头晕了整整一个晚上。

真诚叩拜顶礼上师

自己摇摆的心平稳下来后,师父及宇宙那种巨大的加持力源源不断地涌来,让我感受到了奇迹,可是心中依然无法确定法界师父就是自己的上师,或者说这个师父是否就真的能成为我的引路人,带我走过这漫长的修行之路。但随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让我终于心悦诚服地对师父跪拜了下去。

记得师父从孤岛回来时,我们一起在一家素食餐馆吃饭。在饭间,师父说,这次来山东,感觉挺圆满的,但唯一的一个遗憾就是你没有给我磕一个头。记得当时我对师父说,师父还这么注重形式吗?当时师父只是淡然一笑,说:不是注重外相,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当时心中不免在滴咕,师父修为如此好,怎么还如此在乎外相?磕一个头能如何,不磕又能如何,只要我的心是真诚的就可以了。

后来,才知道,既然我不在乎相,给师父磕一个头又能如何呢?可是为什么我就是不愿意给师父磕一个头呢?而且在家居士,见到出家的师父,通常都要行叩头礼的。其实这也充分说明了,我心中还是没有对这位师父生起信心,因而就不肯跪下自己的高贵的双膝。

师父再次回来,没有住在家里,而是住到了宾馆。记得512日晚上,吃过晚饭后,我和可儿、如慧一起陪师父聊天。在闲聊中,谈起了我最近参加的一次奥修的动态静心的感受。在那次静心感受中,有一个用肢体语言互相作一个自我介绍的环节,那个教动态静心的老师比我小十多岁,如我的外甥一样大,因而我一直把他当成小孩子看待。他与大家互相介绍的方式与众不同,是相互拥抱一下。参加学习的学员,一个个与他介绍完毕,最后一个轮到我。在与他互相介绍前,我想我与他的感觉肯定会如长辈与孩子一样,长辈是我,孩子自然是他了。但我们拥抱在一起的瞬间,角色发生了变化,我感觉到一种深沉博大的巨大的爱涌过来,我如一个小女孩一样沉浸陶醉其中,久久不愿意出来。这个时候,学员全围了上来,看着我们两人……后来,有一位学员问我,雪诗姐,你当时到底是什么感觉,我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这样,按理说不应当是这样一种体会的。后来,我与此次活动的组织者赵莉姐在网上聊起此事时,她说,你感觉到的是一种父爱呀。你回忆一下你的童年,是不是一直没有得到亲的关爱?父亲对你好吗?我此时认真回忆着童年的经历,在我记忆中,印象最深的就是一直被父亲打骂。我忽然意识到,原来我生活中的种种问题都可能源自于童年时父爱的缺失。

当时说起这些时,自己的心情一下子就有些低落。

师父坐在我身边,说:“那我也抱一下你吧。”

我说:“你是出家人,这样做就是破戒了呀!”

师父说:“我都没有顾忌,你怎么这么多的顾忌啊!”

我说:“不管怎样,反正不想让你抱。”

接下来,大家在高兴地聊着天,但我的情绪一直非常低落,我低着头,一句话也不愿意说。此时,师父站到我的面前,问我,你怎么了?我说没什么,只是高兴不起来。此时,师父把我从沙发上拉了起来,抱在怀中。这一瞬间,我的眼泪涌了出来,一种复杂的情绪升了起来,怨恨,愤怒,爱恋,喜悦,当时真想抡起双拳捶打师父,可是理智告诉我,不能那样。师父一边疏通着我的整个脊柱,边说,无始以来的怨气都发泄出来就好了,委曲太深了……由于自己当时总觉得师父是出家人,这样的举动与他身份不相称,可见自己当时的认识有多偏执。佛法讲善巧方便,而我太住于相了。记得当时我离开了师父的怀抱,趴在沙发上痛哭失声,如慧姐当时也陪着我默默地流着眼泪。在我平静一会儿后,师父说,心结解开了,你明天还会更好的!我不知道我的明天还会有什么奇迹,但我当时一下子明白了:无始以来,我一直在寻找一种失落的父爱。为了寻找父爱,我也许经历了生生世世的轮回转世,经历了无尽的痛苦折磨,但最终还是找到了,一个最大的心结解开了,从此我不会再沉迷轮转,我要回家与家人团圆。此时的心情真的无法用语言描述。早日回家成了我此生最大的心愿。

第二天上午九点多,我们来到宾馆,为师父送行。在房间,师父扒好了核桃,让我吃,那一瞬间,我非常感动,有亲人的感觉真好!这个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盘腿坐到了床上,此时,我让如慧姐也坐到床上,可儿坐在床边。师父说自己昨天晚上可能受凉了,胳膊痛,于是他一直在抡着胳膊,做着活动,并与我们随便聊着天。此时,我们几个不约而同都采取了打坐的姿势,师父也忽然感应到了一些东西,他的描述,把我引进了一个美丽的童话境界中:久远的年代,一幅雪山的景象,大雪飘飘,在高山之颠,有一个人在舞剑。此时,我忽然听到师父说,雪山老母来了,她要传授你们一套剑法,听到剑法两字,我心中忽然升起了一个抵触的念头:就知道打打杀杀。就在这个念头刚落时,忽然听到师父接下去的话语:“杀人先杀己,己死才还生。”那一瞬间,我忽然明白了,这是剑法,更是心法。这个剑法是用来斩灭我心中的烦恼与无明,只有自己的烦恼无明被杀灭后,真正的大我才会显露出它的本性,我才能得以重生!就在这当下,我忽然感觉到左下腹部有一团黑影升起来了,升到胸口时,有些憋闷,喘气也不均匀。此时,我忽然感觉到一柄剑冲着这团黑影斩了下去,瞬间这团黑影消失,我的心顿时轻松起来,后来,在师父的引导下,我的内心越来越平和,越来越轻松自在,我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宁与祥和。

从打坐中回过神来,师父问我们三个人的感受。我把自己的感觉讲了,师父说,原来雪山老母是来找你的,这套剑法也是传给你的。因为当时只有我一个人的感受与师父感受到的相应了!

我讲完了自己的感受后,可儿说,难怪你会起名叫雪诗呢,原来你在雪山呆过呀!她这一说,让我想起,1996年刚学会上网时,我为自己起雪诗这个网名时眼前出现的一幅画面:月夜下,一座雪山,雪山上一座小木屋,木屋中透出温暖的灯光。而且这幅画面经常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也许这就是往世的深刻的记忆?

此时,我静静地坐在床上,用心去沟通内在。

我仿佛听到一个声音(这个声音好像自称是我妈,也就是师父说的雪山老母?我不得而知。)说:去给师父磕个头吧!

我说:不想磕。

那个声音坚持说:毕竟通过这位师父,你与我建立了联系。

我说:你既然是我妈,为什么不早点来找我?为什么让我一直颠沛流离中,要遭受如此多的痛苦?

那个声音说:我一直在找你,而且也一直与你在一起,只是你不知道有我的存在,也从没有想过要找我们。现在通过这位师父,你终于明白了一些道理,也打开了与我沟通的渠道,因而你要好好谢谢这位师父,给他磕个头表示你的谢意。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他让你明白这许多的道理呢?

我说:不管怎么说,我就是不想磕。那个声音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真是一个倔强的孩子!

师父准备好了,自己准备好了吗?

从我认识师父,到拜师的过程中,我深切地体会到,作为师父,他随时都准备好了接纳自己的弟子,但做为弟子,自己是否做好准备拜师的准备呢?如果没有做好准备,即使一位真正具格的上师就在你面前,你也有可能错过。直到你做好准备,到时候也能认出自己的上师为止。

当然在认师的过程中,师徒都要有一个相互考察的过程,但对于师父来说,他是过来人,他的修为可以让他认出他的徒弟,但对于一个刚步入修行之路的徒弟来说,要认出自己的师父来是不容易的,这其中有许多障碍会障碍到自己,我执,法执都会让自己错过的。

 

  评论这张
 
阅读(42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